当前位置:

5第五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在宿云院<>整整的折腾了三日才熟悉了上京的气候<>最初几天<>他是吃什么都没有味道<>晚饭只吃一小碗素面便饱了<>样子都是倦倦疲疲<>不太爱动弹开口<>

    这三日除卢氏来过一次<>送了一副九华帐子<>两把五明扇<>两套便衣<>一盘钩带<>整六个<>有金银铜玉几种质料<>另有两匹嫩色句文锦<>并双赶制出来的帛履<>一双香木制成的抱香履<>还有散碎的配饰什么的<>花样都是上京时兴的样子<>

    各院儿的主子也都来拜见了一下<>顾昭看的有些眼花<>开始还留心记记<>后来他大哥说<>你是长辈<>记这些做什么<>他便毫不客气的丢开了<>

    有时候世界便是这样<>你想的越复杂<>其实事情没你想的那般样子<>它有自己的规律<>顾昭是男人<>未婚的男人<>长的还非常漂亮<>可惜这一路毕梁立所担心的一些事儿<>顾昭没有遇到<>甚至他都没<>福分<>看到<>那些所谓的女人世界的内部斗争离他很远<>辈分<>大防<>面子<>孝悌……

    不得不说<>顾岩的后宅出乎意料的有规矩<>妻子就是妻子<>她是后院的王<>这一点谁也别想越过<>每个家庭的管理方式<>都跟这家主人的脾性相和<>顾岩是军人<>他的习惯就是<>我说出来你做就是了<>没那么多若非如此<>也未可知<>

    我在外面赚了钱<>我也不留<>回家统统丢给老妻<>我这么努力是为什么<>不就是想妻子儿女活的宽裕点吗<>别客气<>花吧<>因此<>顾家女人不缺钱<>也不用费脑筋弄权<>整点见不得人的黑钱撑面子<>顾岩很疼惜老妻<>他老妻跟他吃了几十年苦<>他对老妻是相当尊重<>后院的事情从不干涉<>老妻怎么说就怎么办<>

    再加上<>顾岩是个表面粗<>心里细的人<>因此<>他身上带着一股子浓郁的<>某是粗人<>你别跟我计较的味道<>喜欢便喜欢<>不喜欢直接就回绝了<>他可是谁的女人也没收过<>娇红<>芸娘都是社会地位不很高的良家妾<>买回来也是为了保证家里的编制满了<>对这一点娇红她们是知道的<>

    顾昭觉得以前自己担心的事儿<>真是可笑<>他跟大哥都是太爷辈分<>这家的女人若是略有一点点脑袋<>就不会来他这里折腾<>这家的小主人们可不会允许什么女人忽然有一天变成了自己的七奶奶的<>

    这三日每天下午顾老爷都会溜达过来<>大有一副触膝长谈之意<>奈何每次方说了一会便随躺在席上呼噜连天<>搞得院子里轻手轻脚<>好不麻烦<>第一天来的时候<>他还叫底下的抬过一个大箱子<>箱子里齐齐整整的码了五百贯亮铮铮的大铜钱儿给顾昭零花<>顾昭倒是没客气的叫收下了<>

    晚上隐约听说<>娇红去哭来着<>说自己儿子想换出行的辕车<>一直没钱换云云<>顾岩觉得丢了面子<>就命人将顾茂道现有的辕车也收了回来<>他道<>你也是几十岁的人了<>既不满意<>便去自赚<>反正你也老大不小了<>总是吃老子算什么道理<>老子又不欠你的<>

    吓得顾茂明带着妻儿在卢氏院里跪了一上午<>还是卢氏悄悄打发了人给三爷送了新辕车<>新车具<>

    晚上顾茂明回到自己院子<>又跑到他姨娘院里继续跪<>请求她<>哀求她<>能不能别以着自己的名义去哭<>他自己有俸禄<>有收入<>难不成还缺一辆辕车<>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以上这个消息<>是院子里的花丽带回来的<>为此顾昭还是很兴奋的奖了她一串钱<>以鼓励她今后再多带回一些八卦<>满足他的窥视<>这才对嘛<>这才像后宅<>花丽接了钱<>倒是很实在的说:<>七老爷真有趣<>您再怎么也是大老爷的弟弟<>大老爷在您面前<>多要脸呢<><>

    第四日歇晌时分<>顾昭坐在院子里的席上看人收拾他的行李<>他这人有些别扭<>尤其对颜色<>他是实在受不了这屋子里五颜六色摆放的乱七八糟的物件<>这种古人的混搭审美观<>令他心神紊乱<>

    在老家那会子<>他屋子里<>铺盖大部分都是蓝色<>青色<>淡青<>或淡绿这般的素雅颜色<>上一世身上不超过几种色系的习惯他都带着<>

    这算是偏执吧<>也有一些做作的故意<>顾昭总是以这样的方式提醒自己<>他与这里的人是不同的<>不是看不上土著<>土著可比他聪慧多了<>无论是知识还是修养<>他只是<>以这样的方式思念过去而已<>

    因此<>顾昭绝不允许屋里出现那种<>一盆宝石盆景<>开出的花是五颜六色这样的玩意儿<>一件衣衫<>绣满了七八色的丝线<>若是摆一盆水仙摆件<>只有绿白黄三色<>这个还是可以接受的<>

    古人的衣饰穿戴<>无不做工精致<>顾昭这些年也习惯了<>好比他衣服下面的一个下摆暗纹绣<>会有工奴花整整一个月的功夫去制<>他见过有人带的铜发簪<>那手艺美的不行<>一问是工奴用了三个月制作而成的<>看周围<>所看<>所听的俱都是这样的不计成本<>时间<>质料的精致到极点的生活方式<>他哥哥有一条仙鹤花纹的腰带<>说是三个工奴<>制了半年<>

    顾昭也有这样的东西<>但是更注重舒服<>宽大<>自然<>而且他最讨厌穿新衣裳<>那种板板整整的<>图了浆的缎子是最讨厌的<>

    顾昭也喜爱的漆器与玉件<>每个人的爱好都不同<>漆器工艺品<>是他最喜欢赏玩跟收集的玩意<>因此<>他的屋子到处都是这个<>对于瓷器他倒是没太多讲究<>屋内至多再放置一些绿色的盆景<>再多也就没有了<>他有钱<>自然要好好花用<>对于顾昭来说<>他一人能用多少<>能花多少<>撑死了<>也就那么多了<>他的生活习惯是<>不求奢华<>力求精细到极致<>

    他屋中的奴仆大多都是男仆<>贴身的两个侍女也是南地带回来的自小调理大的<>一个叫绵绵<>一个叫年年<>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能识文断字<>手脚最是利落贴心不过<>样子却都长得很一般<>都是皮肤黑黑的<>鼻梁高高的<>个子矮矮的<>放在上京更是淹没在这顾府的温香软玉当中<>

    花蕊花丽顾昭也没给嫂子退回去<>也安排在屋子里帮忙<>但是贴身的活儿还是绵绵跟年年在做<>平日子里跟着他最多的是小厮新仔<>细仔<>也是南方人<>个子不高<>手脚脑袋瓜子利落的不得了<>新仔与细仔的父亲们在他南方的庄子上做管家<>这也算是顾昭圈内人了<>

    哥哥给他安排的院子<>顾昭还算满意<>这是一处两进的院子<>大大小小的这边有二十多间屋子<>关了主院那边的门<>这边能从角门进出独成一家<>愿本着这北边的五六处院子就是给外地回京的叔叔跟客人们预备的<>可惜那边也不常来<>这屋子大部分时间便空着<>

    宿云院是北边最大的院落<>即便是顾昭从老家带了三十多号人住进来<>这边也不显得拥挤<>甚至很空落<>顾昭一个人就站了整整九间房<>闲了连个邻居都没有<>一天到晚<>安安静静<>就像闹市中的一片圣地<>小辈儿不来吵他<>他上面也没长辈管着<>倒是真的是混吃等死<>虚度天光了<>

    卢氏原派了几家人在这边候着<>只是顾昭不太喜欢那几家人<>虽然他们的态度谦卑<>可是总是带着一副我委屈了<>跟着你没前途的态度<>谁也不会喜欢她们<>于是顾昭便将人退了回去<>说是爱静<>据说那几家人回去<>也没有得到好差事<>被送到乡下管农庄去了<>那可是千里外的平洲老庄子<>这一去怕是就没办法回来了<>

    这几日<>顾昭在院子里很认真的安排自己的生活<>虽是新家<>新地方<>规矩却是老的<>顾昭将现代的承包管理放在日常生活里<>你管衣服的<>你自去收拾衣物<>管器皿的你自去收拾器皿<>管铺盖的<>自己清点摆放收拾……他家奴仆<>皆有一个布袋<>布袋内<>放铜豆子<>一颗铜豆子能换十枚大钱<>做的好了<>毕梁立便会奖励仆人一颗铜豆子<>做的不好<>他便罚一颗<>一般是月底算账<>对便是对<>错便是错<>一般不听解释<>看铜豆子说话<>

    因这里的大管家毕梁立不能说话<>这院子里的人大多都会比划<>所以<>虽是人来人往<>忙的不可开交<>可院子里却奇异的安静<>奴仆之间多是比划手语<>搞得花蕊华丽十分的被动<>偶尔说话的声音大了一些<>她们自己都觉得愕然而别扭<>

    十多车东西<>半上午便收拾利落<>有些缺的东西<>毕梁立便带了人上街去购买<>这些年他早就摸透了顾昭的喜好<>

    毕梁立刚出门<>四爷顾茂昌便带着自己的小厮们晃晃悠悠的从大宅过来<>一进门便做了一个深揖<>因顾昭是长辈<>他依旧坐着<>只是虚扶问:<>小四儿怎么来了<>我这里正乱着<><>

    顾茂昌跟顾昭都未二十岁<>也就是说不到元服的年纪<>所以<>大多不着冠<>顾茂昌今儿梳了一个凤凰尾<>就是就着发根抓成一束<>发根处扎了一根颜色鲜亮飘逸的三彩锦带<>为了显示出他是纨绔这重身份<>他的凤凰尾并不好好梳<>是歪着的<>走路他也不好好走<>歪着走<>只是走到顾昭面前才立正了<>见小叔并不挑自己<>便很快的露了匪气<>

    顾昭也是如此<>他最腻歪的就是少年发式<>各种幼稚<>那种踩上轮子带上飘带就可以cos哪吒的发式<>他看到就郁闷的肝疼<>

    <>七叔<>我爹说了<>叫我陪着您到处逛逛<>您高兴<>我爹就高兴<>我爹一高兴<>我的日子就好过了<>七叔您瞧瞧……<>他指指自己身后的小厮背着的一个鼓鼓囊囊的大褡裢说:<>我娘给了几十贯<>咱街去<>您喜欢什么买什么<>钱不够只管回家来取<>我娘说了<>不拘什么<><>

    顾茂昌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压抑不住的羡慕<>他每月<>有三十贯的零花<>如今做小买卖的一年收入不过三十贯上下<>这些年<>因战争瘟疫<>物价难免上涨<>可是<>顾茂昌是属于特权阶级的一少年<>每月有三十贯零花<>已经是非常多的了<>就像顾昭<>原本有个乡男的爵位<>一年不过一百三十贯上下<>有时候还拿不到现钱<>朝廷给你打一张条子<>禄米倒是发的<>只是多是陈米<>只能拿去喂牛马<>可对于难民来说<>这般样子的陈米已经是非常的食物了<>

    顾昭看看院子<>该收拾的都已经收拾完备<>于是便站起来回屋换了一身秋罗云纹淡蓝色长袍<>外置蝉纱<>腰围内袍同色云纹腰带<>腰带下面坠了一个黑底金线云纹荷包<>荷包内放了只有他才有的橘子味的果香球儿<>一挂六节云纹组配玉饰<>因这几天依旧有秋热<>便穿了嫂嫂给送来的抱香履木鞋<>

    顾茂昌看着自己小叔叔嘴巴里啧啧作响<>想他也算是上京出了名带头人<>很多好玩意儿大多都是打他这里流行起来的<>如今再看自己小叔叔<>他穿的倒是现在大都有的<>可是<>这颜色<>这感觉<>这味道<>哎<>怎么看就怎么那么舒坦<>再看看自己<>趿拉着木屐<>着赤色金线宽袖长袍<>玉带金钩<>带下新挂了小叔叔给的六组挂件<>还有上等绣工制的荷包香囊三个<>小玉斧<>玉环……这叮当当的东西也不少啊<>拿出去件件打眼<>可怎么就不如小叔叔看上去养眼儿呢<>

    顾昭自然知道<>自己跟小侄儿差别在于跨越几千年的美学认识<>这个东西<>根本没办法教<>那是一种对事物<>对美认识的堆积<>就像小侄儿这样<>将五颜六色穿出如此张扬的气质<>他就没有<>将白粉往脸上图的如此理直气壮<>他就不敢<>杀了他也做不到<>

    叔侄俩一起各带着几个小厮<>小厮身上有带褡裢的<>有提着套盒的<>有背着雨伞的<>还有带着夜凉随时预备的外罩袍的<>顾茂昌那边还有俩提鸟笼的<>这两只出门<>不用贴标签<>那一准儿就是一对恶少秧子<>

    出得门来<>自有下人赶了青骡车过来<>在骡车边上还站着一位穿着布袍<>脚下着草履<>留山羊小胡须<>长眉细眼<>四五十岁的一个儒生<>

    <>这是廖先生<>是爹爹那边的门客<>你叫他愚耕也可以<><>顾茂昌介绍着<>

    这门客<>清客<>师爷原是一个根系<>这些人大多有着一样的特殊品质<>像这位愚耕先生<>大概就是常年陪在如顾茂昌这样的纨绔子弟身边<>在玩当中教会他如何成为一个贵族<>成为一个有品位<>有修养<>懂得极致贵族美学纨绔流氓的第一任老师<>

    通常<>廖先生这样的门客<>他们的脾性大多是精细<>谨慎<>圆滑<>机警的<>廖先生算半师<>可惜<>他是庶民出身<>奴隶<>庶民<>平民<>士人<>贵族……这一层层阶级<>只选择娘胎<>并不看才华<>

    廖先生在顾家服务多年<>这两年也总算是给儿子们求了平民的出身<>

    他是半师<>却得给这两位在他认知里的纨绔子弟施半礼<>当然<>他脸上的表情自是温温和和<>在顾昭看来<>这人说不出来的有味道<>

    嗯……古人的味道<>

    我虽然穷我是骄傲的<>我虽然地位低可我是骄傲的<>我虽然对你鞠躬我是骄傲的<>我虽然低头可我是骄傲的……这种无奈的别扭<>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属性一直用到几千年后<>这片地儿上的人还素这个样子<>也许吧<>那不是架空了吗<>

    不行就不行吧<>搞不懂骄傲个啥<>你不行<>努力去<>奋斗去<>去抢<>去争<>去斗<>偏不<>都被欺负成那样了<>我就是骄傲的不成……

    顾昭还了礼<>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青玉镂刻巴掌大的卧兔儿放在愚耕先生手里道:<>并不知道要遇上先生<>一个小玩意儿<>却是我自己刻的<>先生拿去把玩<><>

    这这算是全了礼数<>给钱这样的行为不合适<>不给更加不合适<>像廖先生这样的门客<>一年收入不过三二十贯<>依附的人家倒是会给足粮米<>可是总要养活一大家子人的<>如今多年战乱<>今上一直未有新的选官<>考制的举措<>光这一项便断了天下所有寒门读书人的路子<>你便是再有才<>那也要吃饭不是<>

    一行人分别上了三辆骡车<>车夫放好塌凳扬扬鞭儿<>一声脆响后<>便冲着上京内一处小湖泊莲湖去了<>

    这一路<>多是愚耕先生在说话<>只说一些街巷历史<>文人墨客的雅致故事<>偶尔顾茂昌插嘴便是那里的东西好吃<>好比<>南市北角<>有一馄饨档<>老板娘长的实在漂亮<>肤白奶大<>可惜嫁个丈夫是拐子<>

    说完他自己哈哈大笑<>笑的分外得意<>

    又走一段<>他又说<>街角有个绣庄<>女掌柜肤白奶大<>说完又是哈哈大笑<>笑的顾昭想掐死他<>

    且不管那个傻小子乐什么<>顾昭倒是慢慢的进入一种微妙的状态<>

    如此多的人<>如此多的样子<>如此多的声音<>如此多的商铺<>熙熙攘攘<>叫卖<>嬉闹<>丈夫<>妇女<>老妇<>顽童<>书画店<>衣帽店<>丸药店<>箍桶匠<>刷漆匠<>家具店<>食档<>酒楼<>一的<>那些景观<>这些人<>每一个人<>都有一本古书<>每个浪荡子后面都有一本□<>每个武夫后面都有本水浒<>每位读书人后面<>都有一篇诗文<>都是遥远却又亲近的故事<>

    自来到这里<>顾昭第一次方有这样的感觉<>我在此<>我看到了<>这是过去<>真真实实的活着的<>会呼吸的<>有纹络的的古代<>

    他的心跳动的厉害<>只好慢慢合起眼帘<>面露一些潮红<>只看得愚耕先生与顾茂昌有些纳闷<>

    <>那家<>看到没<>鱼行的老板娘<>肤白奶大脖子长<>啊哈哈……<>

    真是<>哈乃妈个头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