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第二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何人也<>乃二十一世纪<>海上爽朗老男孩一名<>前世一生<>平平淡淡<>无波无折<>去世享年五十六岁<>无婚姻史<>无信仰<>无恋爱史<>吸烟史<>赌博史<>干干净净<>清清白白一生<>虽有妄念<>奈何小城出身<>家中老幼<>皆是普通人<>受不得刺激<>受不得舆论<>便不敢言<>不敢求<>只得年少离家<>在矿船上漂泊近二十年<>四十岁起又至民办海校任教<>直至死亡<>

    最后那几月<>顾昭也反思过自己的一辈子<>缠绵病榻<>没有爱人安慰<>无有家人呵护<>酸酸楚楚的只觉得自己亏了<>只为喜欢类别错误<>便自觉低人一等<>故作爽朗的乘风远航<>躲了一辈子<>装了一辈子<>落得这般的下场<>因此上<>他便起誓:

    若有来世<>看到自己喜欢的<>再不跑<>能求就求<>求不到抢也抢来<>再不肯为别人委屈自己半分<>要率性而活<>做一枚真真正正的海上爽朗自在的好男人<>

    如此<>他便死了<>死了之后<>便来到这个陌生又惊悚的架空时代<>看样子恍惚是个古代<>但是这个古代跟史书不搭调<>跑到了另外一边<>亏了此地依旧是地球<>亏了依旧有一些还算熟悉的历史人物<>虽然拐弯了<>那却也没什么<>惊着惊着也就习惯了<>

    顾昭对这个时代<>这个国家<>这些亲人有无半点感情牵挂<>那不是还没相处过呢吗<>如果人品好<>处处也是可以的<>老头当年是真的很爱他<>可老头子死了<>以前<>什么家族斗争<>后宅斗争<>在他这里通通没遇到过<>

    他一个八岁幼童<>身边有仆三十五人<>却依旧有人可怜他<>说他的命很苦<>

    完全不觉得啊<>

    这些年<>因为是顾府<>郡公爷的弟弟<>他反倒是沾了些名份儿上的便宜<>更加令他明白了古代宗族的重要性<>那就是一荣皆荣<>一损百损<>你说他倒是能在海外呆着<>问题是你不能跟毛猴子玩吧<>多寂寞啊<>这是个霸权社会<>他到处溜达闯世界<>来回走个车马<>递平洲顾府的帖子<>那帖子比上辈子校长写的条子有权威震慑力多了<>

    顾昭身边有人照顾<>不但照顾他<>还赤胆忠心<>弄得他的世界观乱了很多年才习惯了<>这不是<>人祭时代刚刚结束吗<>就一二百年前<>打仗要杀人祭祀<>烧砖要杀人祭祀<>求雨要杀人祭祀<>一头耕牛换奴隶四十<>于是在祭祀的时候<>人作为便宜货被推出去献祭<>是合算的物价选择<>种种之类<>只要有所求<>倒霉的就是这帮子奴隶<>

    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奴隶都会为这种死亡方式儿骄傲<>这个顾昭就实在实在受不了<>好在<>现在<>人祭已经被禁止<>社会要进步吗<>也正常<>唯一没改变的是<>奴隶骨血里的奴性<>如顾昭奶爹毕成一家<>对一个八岁的孩子<>除了当祖宗一般的供着<>基本上是他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唯一的手段就是苦劝<>哭求<>当这两招用完<>没用之后<>也就随顾昭了<>

    大海就是顾昭的家<>南大陆周边的几幅海图是他前辈子闭着眼睛都跑习惯的路线<>也是他这辈子脑袋里最大的财产<>所以<>即便是没有很好的航海仪器<>土有土的办法<>沧海桑田<>地图还是那张地图<>几千年后这边还这样<>架不住熟悉啊<>真是老天爷眷顾<>南边耀县周边海域数万里<>他闭着眼也是可以带着船队去得的<>要是设备好他可以更远<>

    只是这个时代的冶金<>制胶<>木工等等之类造船技术还在原始时代<>一般的造船知识顾昭是懂<>可顾七觉得把白银时代的东西丢到青铜时代不好<>他好为人师<>有时候想问题爱从全局想<>这是病<>教师病<>

    穿越了<>恩<>挺意外的<>穿越不可怕<>架空才可怕<>当一个海上爽朗老男人<>掉到稀里糊涂的时代<>他又不懂架空这个词汇<>就更惊悚了<>

    刚出生那几年<>顾七是张着大嘴冒凉气<>感觉什么都不对<>又说不出那里不对<>做梦一般<>每天都是稀里糊涂的<>他老子倒是很骄傲<>说他内秀<>秀个头<>

    这是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历史上的人一半有一半没有<>该坐天下的死了<>不该坐的却活着<>活的好着呢<>

    帝王年表不对<>历史事件不对<>那几位圣人倒是出来蹦跶了<>可是华夏古老传说里的几位著名神仙却少了一半……现在的人信奉天圆地方<>还是觉得自己住在大陆的中央<>有黄河文明<>长江文明初见端倪<>草原文明还没听到<>

    顾昭跑过很多地图<>大多数是南方的地图<>这边还是一样的<>比较出名的山脉都在<>以名山脉为轴心<>熟悉的目的地皆能寻到<>这一点还是很能安慰他那颗不安的老男人心的<>

    往昔他也打听过<>说是<>在北方的北方<>有很冷的地方<>那里不怎么长庄稼<>住着野人又高又大<>那草原看不到边<>也没人去过更加遥远的地方<>

    真奇怪<>就像玩游戏<>这地图还没打开呢<>这内陆的文明却悄然的快速前行了<>这种进化完全将周边的国家屏蔽在外<>一门心思的就走自己的<>这一点才是最最奇怪的<>怎么可以这样呢<>这种完全封闭在瓶子里的状态下<>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有了将近几百年的有记录<>可考据的文明史<>

    架空国土上的国家<>在走前所未有的一条道路<>走的还理直气壮<>这一点对于一个外来的顾昭来说<>是强大的精神迫害<>有时候手痒痒了<>他是真的很想纠正的<>

    越南呢<>金三角呢<>东南亚呢<>都不知道<>对了<>印度<>伊斯兰堡是知道<>那边有个宗教过来<>最古老的僧侣万里跋涉的过来传教<>这边也跟那边有了国与国的基本交往<>但本朝人把那边的人叫野人<>说他们没有礼仪<>内陆本土的道教也有<>还挺兴旺的<>

    只是好好的华夏地图<>硬是切下一块南地<>顾昭觉得怪可惜的<>长江以南未开化<>青海<>新疆<>西藏南边算半开化<>倒不是不想开化<>目前<>大梁国整个人口<>据说不足一万万<>也就是一亿<>战乱后更不足这个数<>人少<>地方足够<>没有往外折腾<>顾昭还是觉得可惜<>抢呀<>使劲占<>占到了就是咱的<>这个大概是他后世的怨念吧<>

    说起来<>也该是庆幸<>梁朝人的人文思想<>冶金技术与农业生产力来衡量的话<>属于半封建半奴隶社会初期<>顾昭带着船去的那些地方<>衣不遮体的野人团队到处都是<>有些身上的毛毛还没退干净呢<>这些部落最需要的是生存下去的食物<>是武器<>是农具<>

    顾昭的买卖做得非常大<>这一点不好<>欺负猴子确实不好<>可是<>那么多东西<>不抢来做什么呢<>他在跑船那会<>跑的是矿船<>对海岸线几家矿区是异常熟悉的<>那出产金矿<>那里有有色宝石矿脉<>玉脉<>金矿伴生银矿<>还有数不尽的有色宝石<>如今这年月的金子依旧是沙金为多<>沙金发白成色一般<>也称狗头金<>矿金要更加金黄更加纯<>

    可知金矿最多的国家在那吗<>是印尼<>在苏禄<>文莱<>占婆中间有一座小岛<>叫言都岛<>此一岛就有金矿床两座<>金矿山一座<>铜矿一座<>还伴生有银子跟有色宝石<>那一世这里是著名的金银岛<>

    以现在顾昭可以掌握的人力物力<>这里够他折腾一百年都整不完的<>

    以前看电视剧<>看穿越<>这主人公又是发明<>又是称霸<>其实那些都是……哎<>反正顾昭觉得自己做不到<>难不成他振臂一呼<>虎躯一震喊到<>我知道世界有多大<>咱们一起去占地方吧<>傻缺才跟他走<>他算老几<>

    顾昭是个浅薄的人<>他自己这般认为<>做可以做的事儿<>不要想那么大<>是老人的观念<>他会织网<>会看鱼群<>会在大海里不迷失方向<>叫他去造纸<>他就不会<>

    闷声大发财的日子<>顾昭过了好多年<>他带着奶兄用耕牛<>粮食跟那些部落换了上百的奴隶<>一头扎在言都岛<>光这一个岛<>够顾昭挖一辈子的<>

    那些奴隶每两年换一批<>走的时候送两头大更牛<>外加一整套的农具<>那些毛绒绒的娃儿<>美死了<>而且<>他们从不在一个地方买奴隶<>每两年都换个地方<>顾昭也不是没心眼<>如果没有正确的海图<>除了顾昭<>顾昭的奶兄都找不到言都岛在哪<>那岛屿周围的暗礁<>激流多得很<>

    就这样<>顾昭在默默的囤积自己的力量<>从不敢在内陆折腾<>现如今<>随便来一股势力<>都能像碾死蚂蚁一般把他的小身板儿给碾碎了<>骨头渣子都不剩<>所以<>老爹去世后<>他压根没指望自己的兄长们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不欺负就不错了<>

    顾昭没怨恨<>人家也不欠他什么<>现在就很好<>老爷子临死前<>悄悄的都帮他安排好了<>从他奶爹那里顾昭知道在老宅有个密室<>密室里有些宝贝是留给他的<>也没多少<>不过是几万贯的身家<>当然对于普通人<>这不少了<>非常多了<>如今普通的佃户<>一年花用<>就是十贯钱上下<>奴隶自己都不是自己的<>那里还有财产<>

    若不是奶爹一家是家生奴<>顾昭去南方溜达的大海梦想<>怕是二十岁之前想都别想<>此地<>二十岁冠礼<>方成年<>

    老爷子早年跟着先帝爷起兵<>一路打砸抢的没少捞<>所以<>给他留下了在老爷子看来<>一生都足够的花用<>他可以护的住的花用<>当然<>这绝对无法跟他大哥顾岩比<>

    有时候顾昭就搞不懂了<>你把秘密说给忠仆听<>却不告诉自己的儿子<>这是玩的什么招数<>当然忠仆是很实在的<>老爷子的委托<>他奶爹完完全全的做到了<>

    一个八岁的奶娃<>带着一大笔钱<>还有各种产业回乡的顾昭<>对于那些家里有几百贯身家<>几十亩富田就可以称为乡绅的平洲族人来说他是大肥肉一块<>刚回家那会子<>常有家族的亲戚<>还有乡党来打秋风<>好在<>开国公府的牌子还算硬<>他还有个虚爵<>毕成也是个烈性的脾气<>硬生生的护住了他<>

    顾昭不害怕吗<>怕的<>吓得要死<>生怕那日被人跳墙进来害了<>亏了他奶爹是上过战场的<>顾昭自己也有成算<>买了不少可以护院的家奴回来<>最可恶的一次<>主枝来了一位很远<>远的没边的族叔<>上门借钱<>开口就是百贯<>顾昭把主枝的族老请了来<>请他帮着断断<>该给不该给那笔钱<>

    他这里敢舍了脸面出去<>那边也就要脸了<>

    再后来<>离开了家<>带着自己奶哥成天在南方奋斗<>各少数民族区域混<>其实人家少数民族没啥<>就是地盘观念强点<>对于外来的人<>防备心重点<>可对于带来他们需要的生活品的顾昭跟毕梁立<>还是很欢迎的<>

    奶爹老年痴呆症了<>顾昭也长大了点了<>亏他有个最低等的虚爵位<>可以到处跑<>不然<>作为普通的低等民<>他连外县都去不了<>

    如今南方皆称蛮地<>因为这边没有礼仪教化<>因为这里只是连绵万里的热带雨林<>沼泽<>瘴气<>所以<>官府虽有管制<>还是异常的疏松<>在边缘地段划拉<>一般被流放的人被送到这边等死<>挂了这样的名头<>其实对南方一些部落来说也是保护<>

    也许<>再过几百年<>这边的大门打开了<>那些少数民族的女孩子们就得在十二三岁<>把脸纹了<>把脖子拉长了保护自己了<>南方地图都没打开<>浩瀚的大海就提都不用提了<>

    古人成熟的很早<>十三岁成家的比比皆是<>老毕成傻了之后<>十一岁的顾昭当家做主<>毕梁立对自己的小主人那是奴性百分百的<>不该问的绝对不问<>好好的听着就是了<>

    就这样<>五个月一个来回<>两年一换人<>顾昭带着自己的奶兄<>一群土著奴隶绕着海岸线来来回回好几年<>他熟悉蛮地海岸线的好多民族的发展史<>一个海员如何度过孤寂的岁月<>靠的就是听老海员唠叨<>顾昭知道如何交流<>虽然早了很多代<>海员总有自己的生存办法<>

    顾昭一直在囤积<>在言都岛<>在东南亚周边溜达<>他们用内陆简单的东西<>换了不少稀罕物<>在南边长江附近的一个小地方<>他有一个码头<>这个码头后世是很著名的集装箱码头<>不过<>现在这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渔村<>顾昭本人是这里方圆几百里最大的农庄主<>

    他买下大片的土地倒也不耕种<>就到处种树了<>种植各种果树<>

    顾公爷派人来接的消息<>顾昭早早的就知道<>他有些憋屈<>可也没办法<>这是一个宗族兴旺才是兴旺<>家主为尊的年月<>长兄还为父呢<>

    他却没有接触过那边的人<>谁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再加上这边也该收手了<>毕竟<>他现在手里有的东西<>实在太引人注目<>稍不留神<>便会引来大祸<>他不知道自己手里的东西到底价值几何<>但是富可敌国这是最基本的<>

    绕开顾家来人<>顾昭带着毕梁立悄悄的把这些年囤积的财产的一小部分运回老家平洲<>老公爷当初死之前给他留过三处山地<>在古代人的眼里<>山地是最不值钱的<>因为跟土地挂接在一起<>所以<>平价老家这附近的几个山头都算他的<>这山下的猎户<>年底会往主家送一些皮子算是税务<>

    顾昭带回来的东西<>就藏在山下的小庄子里面<>这一点他没瞒着毕梁立<>

    奶哥毕梁立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他被主人像士人一般的对待了<>这样的尊重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少见的<>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他割了自己的舌头<>

    顾昭偶尔做梦<>一想起奶哥的血盆大口就是一身汗<>他非常的不理解<>是的<>这简直难以接受<>可是古人却都是这样的<>士为知己者死<>是很正常的社会现象<>就像去电影院买票一般<>这是规矩<>割舌头是最低等的忠诚<>

    所以说<>古人真的很麻烦<>就像现在这样<>

    陶若恭恭敬敬的给小七爷磕了三个头:<>给七老爷请安<><>

    顾昭顿时想起了一部很老的电视情景剧<>里面有个人整天价提着一把长刀呐喊:<>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啊<>起来吧<><>顾昭斜斜的躺在一个无栏杆<>无围子的平面矮塌上<>身后靠着的是胖乎乎的绸缎缝制的靠垫<>头戴一件很普通的帻巾抓发<>身着一件豆青色长袂深袍<>未着布袜<>赤着脚半盘着<>手里端着一个青灰色的茶盏<>样子很随意的跟陶若打着招呼<>

    这是长兄那边的能人<>浑身能长百八十个心眼子<>原本顾昭在南方明面上这点家底<>这家伙不到一个月就打探出来了<>

    陶若站起来<>老橘子皮的脸上<>扯了一脸的笑纹纹陪着小心的打量自己家小七老爷<>

    看摸样是顶顶好的<>虽在南边晒了好些年<>依旧白白嫩嫩<>不傅粉也透一股子玉色<>顾昭当然黑过<>不过这几个月养过来了<>

    陶若赞叹<>瞧瞧这幅细眉凤眼<>眉清目秀顶顶好的上等摸样<>说起来老生子都漂亮<>家里的小四爷也这样<>俊秀漂亮又聪明<>只是没小七老爷这般聪明<>小小年纪自己支撑家业<>跑到南地受罪<>开酒庄<>酿香精<>哎<>老太爷要活着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

    <>我大哥<>大嫂还都好吧<><>顾昭很别扭的问了一句<>

    陶若的脑袋立刻底下<>脊梁微弯着回话:<>都好着呢<>就是惦记您<>这些年<>也不是不联系您<>这兵荒马乱的<>早几年老爷在新北<>座北<>您知道那地方天天打仗<>小四爷四岁才知道世界上还有爹……<>

    陶若还想唠叨<>顾昭有些厌烦的摆摆手:<>好了好了<>没问你那么多<>就说你来做什么吧<><>

    陶若讪讪的笑了下:<>大老爷的意思是<>接您去上京<>小七老爷如今都要十七了<>也该着成家立业了<>如今老爷在朝里还说得上<>也想帮您找个实缺<>来的时候老爷说了<>南边酒庄自己喝喝就得了<>毕竟贩卖这等事情不合时宜……以后去了上京万事有老爷呢<>这不是老太太如今叫人收拾了宿云院……<>

    <>知道了<><>顾昭有些烦躁的打断这位老仆的唠叨<>陶若闭了嘴<>虽然他在上京顾家那是有头有脸<>是三代的老仆<>小一辈的少爷见了他都要喊一句陶爷爷<>可是在这位面前显然<>他还是立不起杆来的<>这位跟老爷一样<>算嫡出<>辈分大得很<>

    <>你回去<>跟我大哥说<>我活的好着呢<>早先家都分干净了<>他的就是他的<>我在老家<>在南边自己过自己的<>这几年我不想成家<>我要想成家自己会找<>就这么着吧<><>顾昭说话<>颇有些现代人的气质<>许是这些年他自己做主做习惯了<>很有一些上位者的架势<>

    陶若还是陪着笑<>样子十二分恭敬的回了句:<>七老爷<>这怎么说……也是长兄为父<>您看<>您不回去……<>陶若唠唠叨叨还想硬的软的一起来<>奈何<>小七老爷硬是不吃他这套<>他两段话未尽<>小七老爷已经站起来<>施施然的离开了<>

    说不去<>就不去<>你们能奈我何<>还未见<>小七老爷已经给上京顾家大小留下一个脾气古怪<>我行我素的恶名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